战胜自己
作者 Jjjc 浏览 发布时间 2015/05/26

从一定意义上说,人的一切不幸,诸如失败、挫折、受骗、愚昧、悲观、偏见,乃至家庭不和、多灾多病等等,追到根子上,可能都与你放浪形骸,失于自律,未能战胜自己有关。

从哲学意义上讲,凡事成败,都有内因和外因两大基本要因。而马克思主义哲学坚定地认为,内因是主要的,起决定性作用,外因则要通过内因起作用。所谓内因,对于一个人来讲,就是你的主观世界,是你自己的思维与行为。

战胜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固然很难,但是比起战胜自己的弱点、缺点、错误来,却是比较容易的。除了力量对比悬殊以外,一般说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敌人的胜利必是建立在你的诸多错觉和失误之上;同样,敌人的失败也必然是由于你的足智多谋、英勇善战所致。

战胜客观世界,尽管有时要付出重大代价,但只要一朝取胜,却能带来巨大的利益和荣耀。战胜主观世界,不仅有时非常痛苦,非常矛盾,而胜利的结果,可能除了落个正直清白之身,一时并得不到实际利益,甚至比较他人还可能有若干“失意”。战胜客观世界,是革别人或外界环境的命,而战胜主观世界,则是革自己的命。一个是给别人服苦药或做手术,而另一个则是给自己服苦药或做手术。有些大夫能治别人的病,却治不好自己的病,其原因大概也在于此。

战胜自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几年的事情,严格一点说,可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每个人都是由德、才两个大方面塑造的。每一个大方面又由若干小方面组合而成。以德为例,它既包括政治信仰、思想意识、人生目标等,又包括人品、德行、作风和个性诸方面,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完整的自己,都是一个多方位、全视角的总装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圣贤也未必无过。这个客观现实,就决定了战胜自己不可能靠几次小的“战斗”解决问题,必须有几次甚至十几次、几十次,并且要有一两次像“辽沈战役”那样有规模的大决战,才能对自己战而胜之。

世界万物都在运动中发生和发展,人的思想亦如此。战争年代有战胜自己的任务,和平时期同样有战胜自己的课题;平民百姓有战胜自己的内容,领导干部更有战胜自己的指标。昨天,在旧的环境中于某一方面曾战胜过自己;今天,在新的形势下,被战胜过的那些方面,又可能在新的土壤中再次滋生。就像农民锄草,年年锄年年又新生。战胜自己既不是专指哪一拨人,也不专指哪个年代和时期。存在决定意识,不同时期,可能患有不同的毛病;昨天治好的感冒,明天一遇有气候变化,可能又会卷土重来。

所以说战胜自己很难。因为它方面广,按下葫芦起来瓢是“常见病”;复发率高,暂时战而胜之并不见得一劳永逸。战胜自己必须打持久战。

战胜自己,就要敢于朝自己的痛处下刀子。是瘤子就得勇于切除,是脓包就得敢于割开。怕痛,怕出血,总是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或隔靴搔痒,或虚晃一枪,都不可能战胜自己。

“自己”体内最顽固的敌人莫过于贪婪。18世纪法国文学史上最神秘的人物之一、启蒙运动的重要人物摩莱里在《自然法典》中说:“我在世界上认识到的唯一的罪过是贪婪;其他的一切罪过,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无非是这种罪过的不同方式、不同程度的表现而已。”贪婪可不是一般的伤风感冒,是癌症,是致命的病患。现代社会环境污染严重,身患贪婪肿瘤的人呈上升趋势,若不狠下决心,痛割一刀,就势必扩散,腐蚀社会,贻害子孙后代,那将悔之晚矣!

肿瘤不是肉,有人却以为是肉,也许暂时看来“体重”有所增加,但你千万别以为那是好事,一旦消瘦下来,就有灭顶之灾。

得了这种贪婪肿瘤,切不可捂着蒙着盖着,重病在身,久必丧命。捂着蒙着盖着,那是自欺欺人,最终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

战胜自己的关键在于不怕痛。怕痛时就认真想一想,这种“癌症”对民族、对社会、对人民、对子孙后代将有多大危害!这种人若尚有一点共产党人的气味,心室里若有一小块空间还装着人民群众,就可能增强痛下决心的勇气,就最终会乐于走进手术室,割掉肿瘤,换个轻松洁净的身体。

战胜自己,不能光靠自己去战胜。孤军奋战,往往战果不佳。

战胜自己,除了自己有此愿望以外,还要靠组织和群众。逃避这两方面的教育帮助和监督,“战胜自己”的标榜,不是谎言即是空话。

靠组织主要靠遵守组织纪律,遵守做人做官的规矩,接受党组织和群众的监督。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党组织通过党章和各项纪律,早已明确而又严格地规范了从党的领导人到每个普通党员的行为准则,如十八大以来出台的八项规定和纠正“四风”等。一个真心诚意要战胜自己的人,应当说,对于该把自己塑造成怎样一个人,怎样去塑造,塑造过程要特别警惕什么等等,都应该是很明确的。现在的问题是,有相当一些人,只想在党的旗帜下为个人捞取好处,似乎从没想过,自己是给党增了辉呢,还是抹了黑?

靠群众,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要清醒地承认,自己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二是虚心倾听人民群众的批评和建议。人民是推动历史前进的英雄。我们有些同志,只在理论上或口头上承认,而在实践中则总以为自己高明,而且这高明又往往随着地位的上升而上升。他们早把“先做学生、后当先生”忘得一干二净。

以上这些,都是对有战胜自己的愿望者而言,也是对大多数而言,至于个别视自己身上的毒瘤为珍宝者,这番话只能是对牛弹琴。